用净资产收益率衡量公司业绩

2018-06-02 05:10

  衡量一家公司的业绩,一般人十分看重每股收益,也经常搞每股收益排名,但巴菲特认为,对于绝大多数公司来说,净资产收益率是更加合适的管理业绩衡量标准。

  巴菲特在1976年致股东的信中说:“我们1976年的营业利润达到了1607.3万美元,相当于每股收益16.47美元。尽管每股收益创下历史新高,我们却仍然认为,净资产收益率是一个更有意义的经济利润衡量指标。我们1976年的净资产收益率为17.3%,略高于我们过去长期平均水平,高于美国企业平均水平的幅度更大,但是明显落后于我们1972年取得的19.8%的水平。我们现在预测,1977年的营业利润将会有所提高,但净资产收益率会有一点降低。”

  即使税后利润和每股收益增长,但如果股东权益增长幅度比税后利润增长幅度更大,净资产收益率也会下降。这正是净资产收益率比每股收益作为业绩衡量指标更合理的重要体现。

  巴菲特在1977年致股东的信中说:“绝大多数公司对于创历史纪录的盈利定义是每股收益创下历史新高。然而由于公司的股东权益通常都会逐年增加,所以由此导致的每股收益创下历史新高并不是什么特别值得骄傲的管理业绩,比如说,股东权益资本增加了10%,每股收益增加了5%。说到底,即使是完全处于休眠状态的储蓄账户,由于复利的作用,利息收入照样也会逐年稳定上升,年年创造历史新高。”

  “因此,除了特殊情况(比如负债与权益比例特别高的公司或是重要资产在资产负债表上记录的价值不真实的公司)以外,我们认为净资产收益率是一个更加合适的管理层取得的经济业绩衡量指标。1977年,我们的营业利润除以期初股东权益计算出的收益率约为19%,略好于1976年。但是,由于我们的每股营业利润比去年增长了37%,期初股东权益资本增长了24%,这使公司每股收益的增长幅度远远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令人印象深刻。”

  其实,对于股东来说,股东权益代表股东过去累计投入到公司的资本,属于投入;而税后利润代表公司给股东创造的回报,属于产出。净资产收益率等于税后利润除以股东权益,衡量的是投资产出效率。

  每股收益等于税后利润除以公司股份总额,衡量的是每一股份享有的税后利润。但是每股收益并不能衡量投入产出效率,因为不同的公司,每一股份代表股东投入的权益即每股净资产各不相同。

  巴菲特在1987年致股东的信中提醒我们,衡量业绩时一定要和股东投入的资本比较,才能正确衡量投入产出效率。

  “1987年我们公司下属7个主要非金融企业的合并税前利润(按照历史成本会计计价方式)高达1.8亿美元。单独这个数据本身并不足以说明这7家公司的经济利润。要想评估公司的经济利润,我们必须知道他们需要多少资本(包括债务和股东权益)才能产生这些利润。事实上,负债对7家公司的盈利贡献很小,1987年,这些公司的净利息支出只有200万美元。因此这些公司利用其权益资本产生的税前利润合计1.78亿美元。而这些公司的股东权益按照历史成本计价只有1.75亿美元。”

  “如果我们下属7家非金融企业作为单一一家公司运作,1987年税后利润近1亿美元,净资产收益率将高达57%。如此高的净资产收益率极其罕见,更不用说是规模很大、十分多元化经营而且财务杠杆只是一般水平的公司。比较一下平均水平你会更加印象深刻。最新一期《财富》投资者指南数据表明,500家最大的制造公司和500家最大的服务公司中,只有6家公司过去10年的平均净资产收益率超过30%,最高的一家公司Commerce Clearing House的净资产收益率为40.2%。”

  巴菲特在1971年致股东的信中说:“管理层的目标是提高总资本收益率(总资本包括长期负债加权益资本)及净资产收益率。”

  巴菲特在1973年致股东的信中说:“管理层的目标是在未来长期内取得高于美国企业总体水平的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同时运用正确合理的会计政策和债务政策。”

  巴菲特选股的标准是净资产收益率。他给伯克希尔公司制定的长期业绩衡量标准也是净资产收益率,而且标准很高,每年15%。巴菲特管理的伯克希尔过去45年业绩都非常优秀,复合净资产收益率高达20.2%,45年净资产累计增值4904倍!

  巴菲特非常重视净资产收益率,但是在计算时必须进行合理的调整,才能计算出正确衡量管理业绩的净资产收益率。那么巴菲特是如何计算净资产收益率的呢?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