绩效衡量机制:帮助社会企业扩大影响力

2018-06-02 05:10

  欲发展成为具规模的社会企业,往往需要一套可以时时衡量绩效的机制。因为唯有透过检验社会企业在社会及经济上的影响力,并探讨社会与经济效益之间的关系,才能达到永续经营且规模化的目标。

  但症结点在于,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一个普遍的标准能够同时衡量社会和经济效益。纵使Sustainability Accounting Standards Board正试图订定一套能够衡量社会企业影响力的准则,以供投资人或利害关系人比较不同社会企业的表现,但这套准则衡量的精确度仍有待观察;International Integrated Reporting Council正在拟定一套能够让公司申报涵盖财务、、社会以及管理的表现等 “综合报表(integrated reports)”的架构,但这项工作也在努力当中。

  然而,即便真的出现了一套能有效衡量社会企业绩效的标准,这对于执行“共享价值”策略的实质帮助到底有多大?

  为了探讨这个问题,我们团队研究了许多成功通过衡量标准,将共享价值规模化的企业,包括美铝、可口可乐、微软、洲际酒店、雀巢和诺和诺德等知名企业,并且归纳出四个阶段。以下将以可口可乐在巴西的Coletivo专案为例,阐述将共享价值规模化的四阶段,以及欲达成的两大目标,一是提高低收入青年的就业率,二是加强公司的零售通管道以及提升品牌形象。

  这个专案的首要任务是大规模社会中尚未被满足的需求,以及与商业连结的可能性,并找出解决社会议题的机会,它们必须能帮助公司提高收入或降低成本,接着再排列出这些方案的优先顺序,最终选出一系列可套用“共享价值”的社会议题。

  2008年,可口可乐花了六个月的时间,研究巴西中低阶级的生活状况后,并锁定了一个核心社会议题:当地青年的失业问题。大部分的巴西年轻人因为缺乏技能及工作机会而找不到工作。可口可乐若是能当地年轻人工作技能,不但可以解决年轻人失业问题,还能够提升公司获利。

  商业模式的形态取决于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之间的关系。因此,此步骤必须理清欲达成的社会及经济目标,并且了解所需投入的资源及成本。

  为了传授年轻人工作技能并提升就业率,可口可乐与当地非营利组织合作,展开为期两个月的职业训练。结束后,可口可乐透过这个训练计划,将年轻人分配至各部门帮忙,年轻人不但能够取得在零售业工作的经验,也可提升可口可乐的销售量。

  可口可乐每个月都会Coletivo的,包括参与年轻人及零售业者的人数,以及支出金额,以确保该计划的成效。自从2009年计划实施以来,Coletivo已经训练了五万个年轻人,传授他们零售、营运及企业规划的实务经验。目前巴西已有超过150个社区受到此专案的帮助。

  无论商业模式最后的如何,都必须检验与先前预期的差异,这些分析有助于企业调整策略目标,达到更好的成效。

  可口可乐所衡量的结果包括了就业安置率、年轻人的自尊、产品销售量,以及品牌联想,结果显示Coletivo相当成功。经过培训之后,有将近30%的年轻人立即获得在可口可乐或是其关系企业的就业机会;而可口可乐也透过提供微型贷款,帮助另外10%的人创立了自己的事业。可口可乐的衡量指标还指出了其它可持续改善的方向,例如培训的内容除了实务的工作技巧之外,还可加强包括领导力和风度等软实力的提升。

  由上述Coletivo的案例,我们看到衡量机制能够帮助企业影响力的,也才有改善的立足点,因而成就了Coletivo的成功例子。然而社会企业所解决的社会问题五花八门,包括贫穷、教育、失业等,目前仍难有一套完善的通用衡量机制。期待各个社会企业持续努力,订定出属于自己的一套衡量机制,不断扩大影响力,达到永续经营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