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soi成三大互联网企业衡量自身业绩新标准

2018-06-02 05:10

  (马乔)时间6月18日消息,据国外报道,十多年前,互联网企业向投资者兜售包括“眼球效应(eyeballs)”和“大脑占有率(mindshare)”在内的多种概念来衡量科技企业的表现。目前,互联网市场上又掀起了新一轮为衡量企业财务业绩表现制定自身特殊标准的热潮。

  Groupon、LinkedIn和Facebook三大互联网企业都把调整后的总部门运营利润(Adjusted Consolidated Segment Operating Income,以下简称Acsoi)作为衡量自身财务表现的新标准。由于这一新标准刚刚被引入互联网企业的财务决算系统,因此业内甚至还没有对Acsoi的发音达成一致。

  此前Groupon CEO安德鲁-梅森在向潜在股东的致信中强调,Groupon不会以传统的方式来衡量自己,毛利润与现金流并不是衡量自身的最重要标准,而Acsoi也就是不计入新用户获取成本和某些非现金支出的总部门运营利润将成为Groupon最为关注的领域,因为这一点反映了Groupon“不计入为长期增长而支出的营销成本的运营盈利能力。”

  在诸如Groupon、LinkedIn和Facebook等互联网企业的市值猛增之际,它们也纷纷选择使用Acsoi这一新标准来衡量自身的财务业绩表现。而近期上述企业市值的增长也招致了分析师和业内人士的普遍质疑。后者对互联网企业的运营模式能否保持长久心存疑虑,无论它们经营的业务是面向职业人士的社交网络还是在线农场游戏。

  部分业内人士纷纷对新一轮互联网发展可能会重蹈覆辙深表忧虑,而令他们同样担忧的是那些被热门初创企业光鲜的财务数字所的投资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前任首席会计师林恩-特纳(Lynn Turner)曾经提出过“扣除一切不利因素后的收益”(EBBS - earnings before bad stuff)这一会计标准新名词,而部分投资者则最容易被这一会计标准所反映出的财务数字。

  这一问题的关键在于,新一轮互联网企业的蓬勃发展是能够继续保持住其业务运营模式,还是会像在线零售商Webvan和样陷入寻求公司利润增长的迷茫之中。

  比如,美国网络音乐潘多拉(Pandora Media)的在线业务就受到了用户的一致好评。但根据潘多拉目前签订的授权协议,用户收听的音乐越多,该公司就要向合作伙伴支付更多的版税,这就使一些分析人士对该公司是否盈利表示怀疑。

  BTIG证券研究公司分析师理查德-格林菲尔德(Richard Greenfield)上周在一份专门分析潘多拉的报告中给予该公司股票“卖出”评级,并将股价目标定在每股5.50美元。

  格林菲尔德表示,以广告作为盈利模式的互联网服务可能没有办法带来足够的利润,而诸如Spotify等竞争对手的崛起也将使潘多拉面临更加严峻的市场竞争。

  潘多拉的股价在周三开盘后大涨超过40%,股价一度突破每股22美元,是近期进行首开募股(IPO)的互联网公司中股价上涨最快的一家。总部位于的潘多拉公司在周二确定了每股16美元的招股价,甚至高于在最近提升过的每股10美元到12美元之间的招股价区间。以这一价格计算,潘多拉公司目前市值已经远超26亿美元。随后,该公司在上市第二天之后暴跌24%,收于每股13.26美元,跌破了16美元的发行价。

  格林菲尔德表示:“不是我们认为潘多拉没有办法盈利,而是说,我们不认为它的盈利水平对得起该公司现在的这一市值。”他还强调,潘多拉公司以每股4美元到5美元之间上市应该是“更为合理的水平”。

  每天在全球推出大量团购优惠活动是Groupon业务的主要运营模式,并在去年为该公司带来了7.134亿美元的销售收入。但该公司去年的支出同样高达4.5亿美元,其中用于新用户获取成本和收购小型竞争对手的支出就高达4.447亿美元。

  于是,Groupon就采用了Acsoi会计制度。该公司指出,在不计入新用户获取成本和某些非现金支出的情况下,投资者更容易看清楚一家公司核心业务的运营状况。但Groupon同时指出,这种财务会计计算方法并不适用于对公司进行估值。按照Acsoi计算,Groupon去年的运营利润为6060万美元,是该公司2009年运营利润的20多倍。而仅在今年第一季度,Groupon的Acsoi运营利润更是高达8160万美元。

  Groupon还表示,该公司将继续加大用于新用户获取的成本支出,并希望自身业务规模达到亚马逊和Netflix在各自产业内部的领先水平。Groupon称,留住现有用户的成本要远低于当初公司用于获取这些新用户的支出。

  Groupon同样保留了现金流和毛利润两种传统的会计制度。长期以来,这两种财务计算标准一直在标准会计准则中占据着主要地位。去年,Groupon的现金流同比增长了十倍至7200万美元。而该公司去年的毛利润也从前一年的1090万美元猛增至2.8亿美元。

  其他互联网初创企业也都纷纷采用非标准会计制度。美国网络内容提供商Demand Media就分五年分期支付了旗下签约作家的费用。该公司表示,内容的持久更新意味着此类支出成为公司的一种资本性投资。

  这种会计计算方法帮助Demand扭转了财务结算结果。按照通用会计准则(generally accepted accounting principles, GAAP)计算,该公司在今年第一季度亏损560万美元,但按照调整后的纯收入计算,该公司却在第一季度盈利510万美元。

  Demand还使用调整后的折旧和摊销前利润(adjusted Oibda)来显示公司财务状况,美国哥伦比亚公司(CBS)和时代华纳也同样采纳了这一利润计算标准。

  此举不禁让人回想起在上一次的科技企业迅猛发展时期,很多企业也纷纷采用非标准会计制度的计算方法来掩饰公司盈利下降的现实。比如,亚马逊就曾经公布过不计入该公司巨额运营成本支出的收益水平。而摩托罗拉则频繁以“特殊”一次性项目支出为借口掩饰公司盈利下降的事实,从而招致人士对这些支出是否属于该公式核心业务成本的强烈质疑。

  上述科技企业在特殊下相应采取的非标准会计准则并不是展现公司业务模式运营良好的唯一途径。各个互联网企业还越来越多地使用“眼球效应(eyeballs)”和“大脑占有率(mindshare)”等较为模糊的衡量方法来表示网站的访客数量或网站的网友认知度。但这些衡量方法却并不能完全代表成功的业务模式。比如,美国宠物食品在线零售网站然通过做广告在短时间内获得了用户极高的“大脑占有率”,但在进行IPO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该公司就因为业务模式单一导致无法盈利而倒闭。

  与其前辈们相比,新一代互联网企业的业务模式则更加多元化。除了传统的广告业务营收外,很多初创企业还开辟了其他收入来源。去年,LinkedIn实现净利润340万美元。如果按照包括股票补偿在内的调整后的运营收入计算,该公司的净利润则接近4800万美元。